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 网上挂号  
网站首页 科室概况 新闻动态 设备环境 名医荟萃 特色专科 医疗保健 用户中心 互动咨询
 

中山大学研究生院

2019年05月13日 01:52

中山大学研究生院

    凌斌勋所在的援疆医疗队,是我省派出的第一批“组团式”援疆医疗队。包括凌斌勋在内,共有19名高年资医师,他们来自我省4所省属高校的7家三甲医院。在地广人稀的新疆,每次义诊都需要长途跋涉。“为了让缺医少药的贫困牧民感受到党的温暖,差不多每两个周末都要安排一次巡回义诊,有一次两天往返了1000公里,说实话还是非常疲惫的。”凌斌勋坦言,在克州义诊的辛苦是此前从未经历的,“出了阿图什市就是茫茫戈壁,方圆二三百里没有人烟,路过大片绿洲就会停下来摆摊义诊,牧民或者骑马,或者骑摩托车,或者步行,来找我们咨询,明显能感觉到他们缺医少药。”

    千人医疗床位将达6.1张

    “面对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和人群与地区差距,中国能在短短时间之内建立起覆盖全民的医保体系,使大部分人实现病有所医,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申曙光说道。

   昨天,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六部委联合召开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工作视频会议,会议强调,合理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后的医疗费用按规定纳入医保支付范围,避免增加患者就医负担。

    赵各庄医院

  

  

  

  

  

  

    非法行医到处赶场 不给任何票据

    关闭多年的病房,正在逐步开放;尘封已久的手术室,也面临重新启用——多家社区医院出现这样的“新动向”。相关业内人士表示,推进分级诊疗、双向转诊是新一轮医改的重中之重,在此过程中,基层医疗机构要担起留住病患、承接大医院下转病人的重任,重新打开病房和手术室正是必要之举。

  

    医保方面,会对签约居民实行差异化的医保支付政策,例如符合规定的转诊住院患者可以连续计算起付线等,签约居民在基层就诊会得到更高比例的医保报销。

  

    除了负责医疗队的日常管理,中几友好医院的医疗指导、培训等工作,王宇还凡事甘做孺子牛,队里的日常劳动,不论是蔬菜种植,还是帮厨、杀鸡,他都积极参与、身体力行,有了这样的表率,全队的向心力就更强了。

    的确,对于爷爷奶奶来说,看到孙辈的脸是最好的良药。但是,小孩在医院大声喊叫、到处乱跑一定会对其他患者造成麻烦。

    一对一家属陪 允许一位家属进产房陪伴分娩,以亲人守护、支持,增强产妇对疼痛的耐受性。

  

  

    除了市级转诊定点外,今年,本市还将搭建区级危重新生儿救治转诊网络,各区将加强辖区危重新生儿抢救指定医院能力建设,完善危重新生儿转会诊管理制度。

    同时,医生通过手机对患者情况进行贴身管理,大大提高了服务效率和质量。

    9月30日,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科医生雷春霞突然接到联盟医院电话:“这里是潜江,我们刚刚接生一个三胞胎,全是低体重儿,现在呼吸困难,十分危重。”“您现在微信上把相关资料转给我。”雷春霞与科主任讨论后决定上门帮助救治和转运。

    金中奎告诉记者,他的病人有很大一部分来自燕郊、廊坊、承德、张家口等地,去年还有大概50多例病人是居住在燕郊,曾经在朝阳医院就诊后,又回到燕达医院继续治疗的。 去年2月,金中奎曾接诊的一名患者让他至今难忘。病人是一名80多岁的老年女性患者,当时诊断胆道感染,胆囊炎症同时疑似胆囊癌。病人已属休克前期,情况很危急。起初,老人在家属的陪同下在朝阳医院急诊就医,但是因为床位紧张,又加上病情来得急、老人年龄大,已经不能再继续等待。最终在医生的建议下,老人住进了燕达医院,并及时实施了胆囊切除的手术。手术后的病理显示,疑似的胆囊癌也被排除了,老人有惊无险地渡过了难关。

    教授喊冤 推搡并非殴打

  

    有主动脉缩窄的病变时,由于缩窄的血管供血不足,下肢血压下降,而出现下肢无力、麻木、发凉,由此导致间歇性跛行,这一点可以归为“血管性间歇跛行”。

  

  

  

    今年,朝阳区将在全市率先试点大医院专家挂牌在社区卫生服务站设立全科诊所。同时,包括南磨房、太阳宫等多处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将加快筹建。

    对此,刘国恩认为,首先要给预约挂号这项措施点赞,但点赞之外也要认识到,这并不是最关键的一步。最关键的是,供给侧改革要跟上。

  

  

  

  

  

  

  

  

  

    不过,在此过程中,各社区医院也面临着医疗人才不够、服务能力不足的尴尬,因此,借力大医院资源,开放病区或手术室成为当下基层医院的“主流”之举。秦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院长任晓虹告诉记者,该中心上月新开放的病区是与第一医院呼吸科合作,由对方派出高年资的专家和护士长负责病区管理。

    西安昆明路有人打群架,急救车赶到现场,将受伤孕妇和男子送附近医院,快到医院时,另一方不依不饶,打电话找人先到医院拦截,冲上来欲打伤者,协救员被打伤。(《华商报》)

  

    “我和急救人员跟他沟通,想让他把车挪走,但他当时骂骂咧咧地说,‘我看不了,你们也别想看’。”想起当晚的情景,小高频频摇头,无奈之下急救人员只好在距急诊楼20余米的地方将病人抬下,推入急诊楼。

  

   据悉,由二级医院举办的“2016骨科微创技术峰会”正在进行,而骨科、疼痛科、中医康复科和微创手术名医组成的公益会诊团,吸引了武汉三镇乃至全省各地的颈肩腰腿痛患者慕名而来,纷纷请专家看诊、开方,微创手术也出现了“井喷”状。

    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士长王凌云告诉记者,目前,他们这里的人手足够,22张床位,配了10个护士,6个医生,护士的流动性并不大。相比民营机构的那些类似临终关怀机构来说,社区既开展居家也设有病房,还有远程会诊支持。居家照顾方面,医护人员会定期上门入户,进行生活指导、控制疼痛、指导用药、心理疏导等服务。

  

中山大学研究生院   

西充双凤卫生网